科學家證實古老奧秘聲音能重編Dna

https://kknews.cc/news/qgygarg.html

內文:

言語和特定的頻率可以重新編程我們的DNA

俄羅斯科學家指出,我們的DNA事實上可以被言語和特定的頻率重新編程。科學家認為我們只有10%的DNA用於構建蛋白質。研究者們探究的正是DNA的這一小部分,他們的計劃是回顧並重新分類,他們希望能夠在這個過程中獲取一些非常有意思的東西。而其他90%的DNA被當作「垃圾DNA」,我知道很多人不認可「垃圾DNA」這樣的說法,但是讓先我們繼續看下去。很有意思的是,幾年前,俄羅斯科學家在生物物理學和分子生物學上採用的新的準則指出,我們7%的DNA服從於更高的目的,一點也不「垃圾」。根據較新的研究來看,人類的DNA是一個遠比人工網際網路更高級的生物網絡。

俄羅斯籍生物物理學家和分子生物學家PjotrGarjajev和他的團隊所開展的研究或直接或間接地展現出一些現象,比如預見力,直覺力,自發性或遠程的療愈行為,自我療愈,肯定性的技藝,人(靈性大師)周圍奇特的光芒或氣場以及人類的思想對氣候造成影響。除此以外,在一種全新類型的藥物中可以找到如下證據:DNA可以被言語和頻率影響並重新編程,而全然無需DNA的斷裂或替換單個基因。

有六個主要的研究點

1.用到並融合了科學的兩個不同分支——語言學和基因學來探索90%的「垃圾DNA」

2.他們的結果、發現和結論:我們的DNA並不僅僅為了構造我們的身體,同時也用作交流並起到一個資料庫的作用。俄羅斯語言學家發現基因密碼,尤其是明顯沒什麼用的90%那部分,遵循著與我們人類語言相同的規則。為了這個目的,他們將此與句法學的規則(詞彙放在一起組成短語和句子)、語義學(研究語言規則的意義)和語法的基本規則相比較。研究者發現DNA鹼基遵循一個標準的語法,並且就像我們的語言一樣設定了相應規則。所以人類語言的出現並非偶然,而是我們內在基因的一種展現。

3.那麼這個是怎樣的——利用詞語和句子,因為詞語和句子發出震動頻率,就像禱文或者語言的聲調。

4.活性組織的DNA物質只要不是在試管內就總是會對語言的振動頻率有所反應,這個振動來自雷射光線,也叫做調製光線,甚至來自收音波段,也當然,適當的頻率可被挑選用作你想要重新編制的每種物質。

5.科學地解釋:

自發的訓練是一種基於對物理感覺被動關注的心理治療性的技藝。它相較於暗示或者催眠更接近於冥想。催眠可以對人們和他們的身體產生強烈的影響,因為我們的DNA回應語言是非常正常和自然的事情。

俄羅斯研究者致力於開發那些能夠通過適當的收音頻率和調製光影響細胞新陳代謝的設備以修復基因的缺陷。Garjajev的研究小組成功證明了使用這種方法可以修複比如說X光造成的染色體損傷。他們甚至捕獲了一組DNA的信息模式並將其傳輸給另一組,從而將細胞重新編程為另一組染色體。

根據Garjajev和他的團隊,這個實驗旨在探究遺傳學上的震動和頻率波,據說它們在有機體的信息方面比鹼基序列的生物化學進程有更大的影響。

大家都知道薩滿、秘傳的和靈性的老師們很久以前就了悟我們身體和精神的潛能,他們知道我們的身體是被語言、詞語和思想編程的。現在多虧了Garjajev和他的團隊,這種「理論」被科學地證實和測試。每個個人必須致力於內在的過程和成熟才能建立起與DNA意識性的交流。DNA與個人意識的關係,是振動頻率的程度和通過冥想連接DNA的能力。終究看起來似乎一切事都是關聯的。

6.俄羅斯科學家團隊還發現我們的DNA在真空中會形成干擾的波紋,最終會導致磁性蟲洞的形成。蟲洞被認為在微觀狀態下和黑洞附近的愛因斯坦羅森橋等價(黑洞是恆星湮滅坍縮的產物)【補充:蟲洞連結兩個不同的宇宙,連結不同地點,聽過一個試驗吧,一張紙上兩點,將紙對摺,這是兩點間的最短距離,空間中的任何兩點也是這樣最快,而連結這兩點的叫蟲洞】。據說這些是連接宇宙中兩個完全不同領域的通道,通過這個通道,信息可以被傳遞到時空之外。

研究者們聲稱,這種超級溝通連接的過程在放鬆狀態里更有效。

根據Garjajev和其團隊的看法,壓力,焦慮或者過度活躍的智力能阻止DNA的交流,以導致信息扭曲變形並最終無用。

在《網絡的智能》這本書中,GrazynaGosar和Franz Bludorf解釋了這些之間的關聯

DNA不僅負責我們身體的建造也為信息的存儲和溝通服務

我們的DNA不僅負責我們身體的建造,也為信息的存儲和溝通服務。俄國語言學家表示,基因密碼,尤其是在這看似無用的垃圾DNA中,遵循著與人類語言相同的規律。他們將這些DNA與人類的句法規律(句法規律指詞放在一起形成句子或短語的規律),語義學規則(研究語言的含義)和基本的語法規則進行比較。他們發現DNA鹼基遵循序列順序和語言規律相似,而這也證明了人類語言的出現並非純屬巧合而是我們內在的基因的表現。

俄國生物物理學家兼分子生物學家Pjotr Garjajev 和他的同事也一起探索DNA的波行為【這裡只是簡略地說,詳細信息參考文底備註】

這句話是基本思想:

「活體染色體的工作正如使用內在光束的全息技術的計算機。」

這也意味著比方說,他們能調諧到與雷射束相同的頻率狀態,而通過這種方式影響DNA的頻率並改變基因信息。因為DNA鹼基對結構和語言結構相同,DNA的解碼就不必要了。一個人本能地就能夠學習使用人類的詞語和語言。

實驗也同樣證明了這一點。在實驗的頻率範圍合適的條件下,活體DNA物質(在組織,而非體外)總是隨著調諧變化的語言的雷射的改變而改變,甚至隨無線電波的改變而改變。這最終科學地解釋了自我肯定性引導,催眠等對人類身體會有如此強烈的影響。DNA對語言做出反應,隨語言變化這很正常。此時西方研究者正從事將一些基因從基因鏈中切下然後植入到其他地方的研究,而俄國人正激情地研究通過產生合適的無線電波和光波影響細胞新陳代謝的設備來彌補DNA缺陷。

研究小組成功證明被X光破壞的染色體可以通過這種方式修復。他們確定特定的DNA信息形態並將這DNA信息轉移到其他DNA上,從而形成新的基因組來建造細胞。因此,他們成功地完成了將青蛙胚胎轉變成蠑螈胚胎的過程,僅僅通過將DNA結構的信息進行轉移。

這種基因信息的轉移過程沒有副作用,也沒有不協調的狀態發生,也無需剪切或引入外來DNA來完成。這標誌著難以置信的,全世界轟動性的生物大轉變革命的發生!!

這一切只需提供頻率和語言而無需古老的基因切割程序來完成。這個實驗指出基因波學的強大力量,很顯然這將比生化過程中在生物體結構上鹼基系列的研究的影響更為顯著和強大。

秘傳大師和靈性大師自古以來知道我們的身體能夠被言辭和思想影響塑造。而這現在被科學所證實。當然,頻率必須正確才行。這也正是為何每個人不能一樣功成名就或者不能發揮出最大潛能的原因。一個人需要改造自己內在的思想並達到成熟從而與自身DNA進行意識溝通。

而一個人意識水平越高,用外來的設備協助來發展自我的需求就越少。一個人自己就能達到人類進化的效果。科學不再嘲笑那些想法並肯定和證實進化的成果。而俄羅斯科學家的科研成就並不到此為止。他們發現我們的DNA在真空中會形成干擾的波紋,最終形成蟲洞。微觀狀態下的蟲洞和黑洞附近的愛因斯坦羅森橋等價(黑洞是恆星湮滅坍縮的產物)

在宇宙中通過不同的管道將整個不同的地點聯繫在一起,並且來自於時間,空間之外的信息通過這個管道傳遞。DNA吸引這些信息並將它們傳導形成我們的意識。這種高層次的信息交流在放鬆的時候最有效。壓力,擔憂,或高強度智力活動阻礙這種高層次信息交流甚至造成接收的信息扭曲和作廢。實質上,這種信息交流幾百萬年來一直被使用。在昆蟲的生命形態中很明顯地證明這一點。{譯者:為了幫助讀者理解,昆蟲比如蝴蝶沒有意識自己是否該長翅膀可是長了翅膀,這不是自我決定的,而是內在基因進行高層次信息交流完成的}現代人只是在些微妙的層次如直覺力方面了解到這種自然構建生命的過程。但是,我們仍然能夠利用這種能力。

比如:當蟻后從蟻窩中分離出來,其他的螞蟻們仍根據計劃激情澎湃地建造工作。而如果殺了蟻后,蟻窩中的所有工作便皆然而止。很明顯地蟻后通過群體意識從遙遠的地方發出建造計劃。只要她活著,無論她離開蟻窩多遠都行。而在人類中,某人突然獲取來自於他們知識領域之外的信息,這種高層次的交流也是常有的事。

這種高層次的信息交流也被稱為靈感或直覺。義大利作曲家Giuseppe Tarti一天晚上夢見魔鬼坐在他旁邊拉小提琴,第二天早晨他便準確回憶並記下那首曲子,並給它取名為:Devil’s Trill奏鳴曲。

從前有一個42歲的男護士夢見自己迷戀上光碟機技術的情景。來自想像中的可被證實的知識被他接收後,他每天早晨起來回憶自己知曉的知識。那些洪流般的知識一夜間像百科全書一般灌輸給他。大量的信息是他個人知識領域之外的而且那些技術方面的細節完全是他平時一無所知的。

當高層次信息交流開始,人們便能夠觀察到DNA以及人類自身特殊的現象。俄國科學家用雷射照射DNA樣本,螢幕上便出現了一道典型的光的波紋。當他們將DNA樣本移開,波紋並沒有消失卻依然存在。很多次對照試驗也證明波紋依舊來自被移開的樣本DNA,他的能量還在維持著波紋。這種效應被稱為幻影DNA效應。

人們推測在DNA被移開之後,來自時間與空間之外的能量流入而形成這種效應。還有,人們在進行高層次信息交流時所遇到的伴隨的結果是費解的電磁場在人體周圍形成。

電子設備比如CD播放器被人體周圍形成的這種費解的電磁場干擾後甚至停止工作幾個小時。而當這電磁場逐漸消散,設備又重新正常運轉。很多的醫療者和通靈人士在他們的工作中知道這種影響。周圍的氛圍和能量越好,就更大程度地影響記錄設備的運作及其準確性。而在實驗之後,不斷開啟和重啟這些記錄設備仍不能讓他們正常工作,直到第二天早晨一切才恢復正常。因為機器是否工作與人技術不足無關,而是因為機器易受電磁場影響。這個結果令很多讀者感到愉快。

Grazyna Gosar 和 Franz Bludorf 的書「vernetzte intelligenz」 《智能網絡》中說我們的物質世界與高層次信息交流的聯繫是清晰而準確存在的。

作者也引用一些話:人類的早期,正如動物般與群體意識緊密聯繫並作為整體活動。而現在為了發展和體驗個性化,人類卻遺忘了這種高層次信息交流能力。

如今雖然我們穩定地生活在個性化的意識世界裡,我們仍然能夠創造出新的形態的群體意識,也就是我們能藉由DNA與宇宙間的信息網絡相連來獲取信息,同時不被強迫或操縱,自由地處理我們所獲得的信息。正如網際網路,我們的DNA可以將數據輸入宇宙信息網絡,也能從這網絡中提取信息並與信息網絡的其他使用者聯繫。

給親人們遠程醫療,心靈感應或遠程感知等等現象會被合理解釋。一些動物處在很遠的地方便知道他們的主人將要回家。這就可以被合理解釋為是由通過群體意識和高層次信息交流完成。

任何的群體意識交流的能力在任何時期如果缺乏個體獨特性便不能被很理智地使用。正如人類的原始部落的群居時代,雖擁有與高層次信息交流的能力但是卻易被奴役和操縱。

高層次信息交流在新千年里顯得很不尋常。研究者認為如果充滿個性的人類重新獲得通過群體意識的交流能力,他們會如同擁有神的力量一般去創造,改變事物。並且人類是集體朝向群體意識交流能力發展的新物種。今天50%的孩子不願接受學校教育。現在的教育體系將每個人和社會需求綁在一起。但如今,孩子們的個性太強以至於他們以各種方式牴觸拒絕學校教育,拒絕放棄自我的個性。

同時,這個世界越來越多的深藍[參見Paul Dong的書《中國的深藍小孩》或書「Nutze die taeglichen Wunder」 《利用每天的奇蹟》書中的一些章節],這群孩子越來越傾向於朝向群體意識的新人類發展,而且這種發展不會被現有體系壓迫太久。

比方說天氣不易被個人所影響。但它可以被群體意識影響(一些部落通過這種方式如舞蹈來讓天下雨)。天氣很大程度受地球的共振頻率影響,這就是舒曼頻率。而同樣,舒曼頻率也可以由我們大腦產生。當很多人一起協同思想或靈性大師們將它們的思想以一束雷射的形態集中,結果會影響到天氣形態。這是由科學角度解釋而並不令人吃驚的事實。

研究群體意識交流能力的學者們提出I類人類文明理論,人類在其中發展成為利用群體意識溝通的新人類,他們沒有環境問題,也不會面臨能源短缺。因為當他們能夠作為一個整體使用思想的力量(意識的力量),他們便能控制他們星球的能源。而同時對自然能源的控制也可以形成自然災難。而在他們的II類人類文明的理論里,人類的力量甚至可以控制整個星系的能源。

書《利用每天的奇蹟》中,舉了些事例:當很多數的人將他們的注意力或意識集中在某事物上比如:聖誕節,世界盃或者英國黛安娜王妃的葬禮,這時計算機中的隨機數發生器便輸出有規律的一串數據,而非隨機數

有規律秩序的群體意識活動會在周圍環境形成由群體意識創造的秩序!!!

當大量的人聚在一起,暴力的發生的可能性會減小。這似乎是人類的人道主義的意識被創造的原因。在愛的遊行(Love Parade){譯者:德國的一個節日裡的遊行活動,慶祝柏林圍牆倒塌和新世界的來臨,那時候是冷戰結束}每年大約有一百萬的年青人聚集在那,而那卻從來沒發生像體育賽場那樣的暴力事件。而不是這個遊行活動的主題作用的結果,而分析的結果顯示不如說是人數太多太大抑制了暴力衝突的發生。

回到DNA上,DNA顯然是在人體常溫下工作的有機超導體。人造的超導體需要在零下200到零下140才會發生超導效應。

據了解所有的超導體都能吸收光從而存儲信息,而這也進一步解釋了DNA能存儲信息的作用。還有一個現象將DNA和蟲洞聯繫在一起。通常,這些超微小的蟲洞高度不穩定而且只能存在極短時間。在特定條件下(參閱上面提到的Fosar 或Bludorf的書)穩定的蟲洞他們能組織自己並且互相在蟲洞中形成真空區域,而其中的引力轉變成為電力。這樣的真空領域是放射的電離氣體形成的球狀區域,裡面包含著大量的能量。

俄國有些地區經常出現這種發射線的球體。也正是出於對這些放射性的球體的困惑,俄國人進行大量的研究最終得到上述的研究成果。很多人認為真空區域球體就是天空中發光的球體,他們看著那些球體並問自己,那是什麼呢。我曾經看見過這樣的球體,並心裡想:「如果你們是UFO,就以三角形的隊列飛行給我看看」而突然,光球真的就以三角形的隊列飛走了。如果他們不是UFO的話,他們本該像冰球那樣沒有規則地飛行。

還有一個人站在那裡張望。我和其他人一樣本以為是UFO,友善的UFO。很顯然,我這樣想是出於這些光球愉悅我而形成三角形的隊列飛行。而如今,俄羅斯學者認為,在經常出現真空區域的地區有時有光球從地面直飛上天,而這些光球能夠被思想控制引導。和我們大腦產生低頻的波一樣,這些真空區域也會放射出低頻的波。因為波的這種共同點,這些光球會隨著我們的思想意識做出反應。

朝一個在地面上的光球跑去看個究竟可不是個很好的想法。因為那些光球充滿大量的能量並且會改變我們的基因。有位學者說,有些人會,但是不一定會朝光球跑去。許多靈性導師在深度冥想或者在激發愉悅的感覺且不造成傷害地對能量進行工作時會產生可見的光球或者光柱。而是否出現光柱或者光球取決於一個人內在的修煉以及真空區域的質量和周圍環境。

一些靈性老師們(比如年青的英國人Ananda)他們開始修行的時候什麼都看不見。而當別人在當他們坐著,說話,進行高層次信息交流的冥想時給他們拍照,照片中只見到椅子上一團白色的雲霧。而同樣,在那些醫療地球的集體冥想活動中,也常能在照片里顯示出這種奇特的光效應。

簡單地說這些現象已經把書中的重力,反重力,也把穩定的蟲洞與高層次信息交流,空間與時間之外的能量等知識聯繫在了一起。早期的人類有這種高層次信息溝通的體驗並將那些出現在他們面前的真空區域的光球認為是天使。

我們現在不能確定通過使用高層次信息交流我們會得到怎麼樣的信息。如今還沒有足夠的科學證據證明高層次信息交流的存在(經歷高層次信息交流的人們並不全都是遭遇幻覺)這並不是意味著沒有形上學的觀點在支持著它。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我們在認識我們周圍的現實世界上邁了一大步。

官方的科學研究人員同樣了解到地球上一些引力異常的現象(引力異常會導致真空區域的形成),但引力異常現象不足1%。而最近引力異常發生機率在3%到4%之間,其中的一個地點是 Rocca di Papa,位於羅馬南部(準確地理位置見「vernetzte intelligenz」 《智能網絡》以及其他一些學者的書)。各種圓形的物體,從球形到公交車狀,往山上飛。但是Rocca di Papa的地理跨度很短,這就使那些認為是視覺上的錯覺的懷疑論者們的想法落空(因為視覺上的錯覺不是因一個地理位置的不同特點而造成的)

作者

Doris

本工作室於2012年創辦並提供一系列靈氣、自然療法、催眠治療、神秘學及身心靈健康為主的課程,同時提供周邊相關的貨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